做自己想做的事,爱自己想爱的人,写自己喜欢的话。放眼望这五千年华夏,又有几人能活的如此逍遥。

文手自虐15题

你的铃堡:

转载到Lofter之外请告知。


1 日式轻小说翻译风与西方经典文学翻译风的完美结合。


2 找个拥挤喧闹的地方,如球场看台,学校,地铁等,用手机描写一段清冷/孤独/荒凉/宁静的场景。


3 十分钟创世。至少包括完整的风土,政治,地理,宗教设定。试着让这个世界有趣。


4 十分钟造人。至少包括完整的性格,外貌,身世,职业设定。试着让这个人物有趣。


5 细致描写最让你不适的生理体验。


6 写一个像梦的梦。


7 以精神障碍者的视角写作;尽可能表现出深藏于正常之中的异常。


8 任选一个主题,认真进行200字以上的创作。至少24小时之后,动手修改它。将初稿和修改稿展示出来比较一下变化。


9 阅读红楼梦30分钟以上,之后立刻用西方翻译风翻写你读到的一段情节。


10 虚构一个合理地改变/影响历史的重大事件。以日常生活入手,展现一下这个事件对历史,社会与人们思维产生的影响。


11 以两人对话为主,辅以尽可能少的神态与动作描写,进行300字以上的创作。试着让你的人物鲜活起来。


12 二十四小时之内,构思出一个双线叙事,情节波澜起伏的故事。写出大纲。


13 创造一个让你真心喜爱的角色。然后,用你最讨厌的特质毁了他/她。


14 在一个300字以内的片段里,展现给读者尽可能多的有趣信息,让他们对背景,情节,人物设定摸不着头脑的同时,不至于被大量陌生设定与信息干扰阅读。


15 写一个短故事。让你的读者这辈子都不会忘掉它。

这里是迦勒底,是拯救人理的最后希望。我的职责?大概就是跟“身负最后希望的救世主”一样的存在吧。嗯,这么一说确实是蛮中二的……嘛,管他呢,总之,我确实是这样的存在啦,虽然确实是弱的要死。

好啦,必须承认,我身为迦勒底最后的一位御主,我就算是硬着头皮也要去清理特异点了。

“呼啊……这里真的能住人吗玛修。”看不见太阳的天空,空气里散发着血液的味道,忍不住用手扇了扇想要把这让人难受的味道驱散一些。

“我想,大概把圣杯回收了就会好一点了吧。”玛修盯着四周下了这样的一个结论。圣杯啊……真是麻烦的事情啊。

挠挠头只好强忍着生理上对血液的不适来进行圣杯的回收。

“御主!请下指示!”玛修有些吃力的在我的面前用比自己还要高的盾来进行对敌方攻击的抵挡

深吸一口气,像是下了什么决心一样的说着“玛修,这是最后一战了,就不要再有顾虑了,上吧!”


一个小片段

#梗源空间#

#片段#

#私设多如山,非国设#

王耀,这是个20出头的好小伙,如果硬要加上什么特定条件的话,那就是个20出头怕鬼的好小伙。对,怕鬼。
王耀是个普普通通的上班族,每天都在电脑前加班加到吐血顺便在骂骂老板毫无人性,当然这是心理活动。如果一定要找出来他和别人不太一样的地方的话,大概就是脾气好的没话说,也差不多就是俗称的暖男。嗯,怕鬼的暖男。

一天夜里,王耀准备强忍着内心原始的对黑暗的恐惧准备关灯睡觉的时候,他突然想起来之前听别人说的一个段子

“如果晚上怕鬼,怕黑的话,就对着灯的开关附近说:‘麻烦关下灯好吗,谢谢。’如果没关,就说明没鬼,怕什么直接睡觉,如果关了,这么有礼貌的鬼你怕个什么劲啊。”

王耀感觉这个段子非常的合理而且非常的简单方便操作,然后他准备实践一下。于是王耀对着台灯旁边有礼貌的说:“麻烦先生关下灯好吗,谢谢。”

本以为灯会乖乖的亮着等着自己去关掉,没想到灯“啪”的一声就灭掉,不对,是被关掉了。

空气在这一刻停止了,然后只听王耀“啊啊啊啊有鬼啊——!!!!”的跑了出去,只留下一个无辜的北极熊站在台灯边一脸的委屈,“明明是你要我帮忙关灯的嘛……。”

伊万·布拉金斯基也是个20出头的小伙,嗯,好称不上,顶多是个帅小伙。也是一个上班族,跟王耀在同一个公司当同事,虽然是个程序员但是还是在自己的强烈要求下跟王耀和其他好几个同事挤在了一间较大的办公室里,每天都日常就是码程序,看王耀。

对,我们的帅小伙伊万·布拉金斯基是个弯了的小伙子。这也就是为什么他到现在都没有一个女朋友的原因,至于为什么没有男朋友……呃……大概就是因为他看上了王耀。

不过伊万不是一个普通的帅小伙,他从小就发现自己有个能力,在发呆或者是睡觉的时候,可以随意控制自己的精神,也就是俗称的“灵魂出窍”。慢慢的,随着年龄的增长,伊万的能力也变的厉害了,除了可以飘来飘去以外,还能努努力碰个东西什么的,再努努力,就能让人家看见自己了。当然这件事除了他的姐姐冬妮娅以外,基本上是没有人知道的。

伊万从一到这个公司就对王耀一见钟情了,不过他也清楚如果就这么偷偷看王耀的话不管怎么说都是非常的不道德的,在经过自己的良心和欲望的多重交锋后,他终于下定决心,结果没成想第一天晚上就干了蠢事。

担惊受怕的王耀只好选在邻居亚瑟家里睡了一晚上,当他半夜起来准备上厕所的时候发现亚瑟在跟空气说话的时候又被吓的差点晕过去。

“地球已经不能呆了。”这是在被窝里瑟瑟发抖的王耀在睡着前最后,也是唯一的想法。

一段试笔

国家体的生命可以说是漫长的看不见尽头的,当然,也同样可以只有短短的数十年,更有甚者可能会连普通人的医生都不到就会悄无声息的消失在这个奇妙的世界中,就算这个世界上留下了或多或少的印记;他们可以在与其他“人”的交往中寻求自己与他人利益的平衡点,也同样会不知不觉间成为历史书上的一个名词。

  王耀这一段的心情一直都不是太好先不提远的,单就自己这一片的事情就够烦上好一阵子的了。王耀难得在这空闲的时间里翻阅起来这刚刚到手的资料,正当他看到第二页的时候,座机的铃声打破了他的空闲时光。被这铃声打断就意味着难得的休息时光要结束了,王耀一把抓起话筒,听到一半就对着话筒那头没好气的说:“那就让他等着,对,没听错,等着!天天搞出一堆的破事还不能让他吃点苦头了对吧,放心我自己知道分寸。对,让,他,等,着。”带着赌气的成分,王耀挂断了电话,合上自己的文件夹叹口气,推开门走向会客室。

  “耀,你可真是让我等了好一阵子,难不成你就是这么无情的对待你亲密的伙伴的吗。”故意拖长的尾音和带着点别的意味的话让王耀的心里冒出了一簇无名的小火苗。不得不承认,伊万总是能非常轻易的撩拨起王耀的情绪,不管是愤怒还是,情欲。

 “伊万·布拉金斯基!你还当你是个孩子吗,嗯?你以为你可以像人类的小孩那样用撒娇或者是其他的什么无赖的手段来解决问题吗!”王耀怒气冲冲的把手里的文件夹狠狠的拍在桌子上发出清脆的声响,这在空旷的会客室中,显得格外的刺耳。“这么的紧张干什么,你知道的,没人敢把我怎么样。”被称作是伊万·布拉金斯基的俄罗斯小伙子一脸无所谓的耸耸肩,与王耀不同。他一点也没有把自己的所作所为看作是挑衅,或者说,他原本的目的就是这样。

  “……你知道个屁。”王耀几乎是从牙缝里把这句话挤出来的。他已经在这个世界上摸爬滚打五千年了,任何对自己的实力没有准确的认识就狂妄自大或者对敌人的情报有任何一点不了解的话,都会从高处狠狠的被敌人,或者是这个世界的法则所击落,王耀明白,这个准则对任何的生命都是有用的,包括国家体自己。王耀带着怒气起身,他带着那种东方古国所特有的,第一无二的气势走进伊万。这突然的举动似乎是把伊万镇住了,他愣愣的看着王耀走进自己,他看见王耀的嘴一张一合的,应该是在说些什么,都是他脑子里乱哄哄的,什么也听不见。

  王耀看见伊万的神情往后退了几步,好让伊万有一些喘息的时间,他拉过来一把椅子坐了下来,就在伊万的附近。“咳,别这么的激动,冷静一下我亲爱的,冷静。”回过神来伊万似乎是想掩盖什么一样的轻咳一声,然后他拉过王耀左侧的椅子坐在了王耀的旁边

  王耀对他的安抚并不放在心上,甚至还带上了几分嘲讽的轻笑出声:“嗤,我看不冷静的是你才对,放轻松,我可没有吃了你的打算。”

  “可你的举动比吃了我还要吓人些。”伊万也找回来了平日里跟王耀相处时候的语气,整理了一下自己袖口处的纽扣抱怨似的说着。王耀抬起手敲了敲桌子:“好了,回到正题。伊万,你到底是准备干什么。”伊万似乎也学会了王耀平日里的动作,他用手支着下巴,挂着和平日里一样的笑容说着:“我吗?万尼亚的目的很单纯呀,整死琼斯。”说道最后四个字的时候,伊万脸上的笑容消失了,屋子里的温度似乎也应景的下降了些许。王耀抿口茶,看都没有看伊万就扔下了句:“少来,都知道这是不可能的。至少现在来说,是不可能。”

  “不是耀你先问万尼亚目的的嘛。”俄罗斯小伙子为了证明自己的无辜甚至还用上了那个他很少对着别人脱口而出的自称。

   “唉知道了知道了。”王耀揉了揉眉心无奈的说着。“你们俩要是哪天不互掐就里世界末日不远了。”

   王耀是个温和的人,几乎所有和王耀接触过的人都会对他有这样的一个评价。古时公子们的温文尔雅在他的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那是一种和英国绅士不同的礼貌,王耀的礼貌中带上了独属于自己的东西。而五千多年岁月的洗礼也带给他了一些礼物,可靠,那是一种很难以言说的感觉,大抵是安全感吧,伊万盯着王耀的眼睛这么想着。

  “说吧,今天找我过来有什么事”精明的老狐狸可不会这么轻易的相信这个俄罗斯小伙子会大老远的跑过来就是为了听自己来训他的。“先说好,你知道我原则的。”

  “дорогая(亲爱的)我是真的非常的想念你。”伊万盯着王耀的眼睛,认真的说着。王耀却像是习以为常了一样毫不客气的下了“驱逐令”:“现在你人也见到了,可以乖乖回去处理文件了吧,我相信你在不回去的话,你的文件绝对可以把你给淹没的”

  “诶——耀你都不心疼一下万尼亚!”  

  “心疼心疼,我可心疼了。你还有40分钟的时间可以赶上下一趟飞去俄罗斯的飞机”













我们承载着无法被人理解的苦痛

我们背负着无法被人知晓的悲伤

我们曾是亲密无间的战友

我们也曾无数的想置对方于死地

我们心照不宣的交往着

我们都清楚自己的原则

我们都明白自己的地位

我们采用最温和的手段

只期望在不久的将来

或是遥远的未来

我们不要站在彼此的对立面上

龙和逆鳞

龙有逆鳞,一触即死。

每一条龙都会有一个逆鳞,那是龙最为脆弱的一个部分,它会小心翼翼的将那个鳞片藏起来,不让任何人知道,不让任何的人触碰。

我是一条刚刚成年并且才学会化形的龙,我也有逆鳞,它在左手的手腕处,或许是因为逆鳞的位置,我讨厌别人碰我,谁都很讨厌。 我没有感觉有什么奇怪或者是不舒服的地方,我是龙,我习惯甚至可以说我喜欢独来独往,直到我碰见了他。

我不管他是人类还是其他的什么,我只知道我喜欢他,我第一次这么想要去和那个人说话,甚至是牵手,当然我也的确这么干了。呃……但是他牵的是我左手,后面也确实不小心的碰到了我那个该死的鳞片。
“撒开你的手,你这种蝼蚁有什么资格碰吾”[不!不是这样的!!我不是这个意思!]
“嘿?发生了什么?刚刚不是还好好的吗?”
“吾说,撒开你的手,真脏。”我皱着眉头看着他的脸,然后我用我攻击了他,巨大的火焰几乎要将他吞噬的干干净净,他吓的一下子坐在了地上。我收回火焰“滚。”

他带着厌恶并且恐惧的眼神走了。我一个人哦不,我一个龙呆呆的站在那里,盯着那个幽幽发光的鳞片发呆。[全都是这个东西害的][为什么我要有两片这种东西][为什么要这样][都是它的错][毁掉就好了吧][对呀毁掉就好了]

我盯着手腕处的鳞片愣了会,然后我将它拔了下来。很疼,疼到我的眼泪都出来了,血止不住的流,和一个小小的小溪一样。好疼,真的好疼。但是我很开心。[这样就可以和他牵手了吧]我很开心。

我顾不上止血,我穿上那个最喜欢的白色裙子跑去小镇找他。他搂着一个姑娘笑的很开心,见到我的时候他瞬间的生气了起来
“哟,您这种大人物还来这儿干什么,我可配不上您这样厉害的家伙”
“不,我,我那天不是故意这样的”我有些紧张的抓住了裙摆,但是血流的更快了
“哈哈,您可真有趣儿。哥几个,这龙,可是能卖上一个好价钱的。”

我看着他的眼睛,我感觉,我的心也好疼。裙子上的一大摊血迹已经成了暗红色,我讨厌血的味道,难闻。我看着那群贪婪的人们一步步的朝我走过来,我握紧了手里的鳞片。

好疼。这是我唯一可以感受到的东西了,眼睛被水模糊了,到处都是血。我杀了他们吗,无所谓了,我是龙,龙不会伤心的,我可是条龙啊。

这时候突然传来了鼓掌的声音。[是……人类吗。]
“想不到您的力量和血液已经这么厉害了,几滴血就可以让我化成人形了。”
噢,不是啊。我转过身准备走。
“您准备去哪儿,我跟着您如何!”
我没有说话。
“嗨呀——多个人说说话总是好的吗!”
他好烦。
“那就当您是默认咯~”

不想说话,好累,好疼,我是不是要死掉了。

他走过来,小心的擦干净我脸上的血和水,他说那个叫眼泪,我哭了。开什么玩笑,我这么可能会哭。

后来,他让我换了身衣服去镇子上。我的左手手腕有一个很丑的疤,那个地方以前是我的逆鳞。现在它不见了,我把它拔了下来。

这时候有几个人围在那个男人的身边,我皱了皱眉头。突然有人拉住了他的衣领
“你们放开这家伙,乳臭未干的渣浑们还好意思欺负人。”[嗯?我为什么要帮他]
“哈?小妮儿你是不是想让爷几个好好疼爱疼爱你呀”真丑。
我在心里下了结论,一团火在为首的那个人脚边看他惊慌失措的样子我笑了起来。
“三秒钟,滚不滚。”
他们跑了,他笑着在旁边看着

“麻烦你了呀”笑眯眯的样子真欠打
“没什么,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出手了”
“我知道呀。”还是一副老狐狸的样子
“那就说”
“因为我可是你的一部分哦”
“……。???”
“嗨呀真笨。我呀,可是你的逆鳞哦,要不然你可活不了这么久。”
“……。”

救命,我的逆鳞成精了




















后来我和同族的朋友聊天的时候突然认真的问到
“你的逆鳞,能成精吗”

她一口水就全喷在了我的脸上,我想我可能不用留她了。

当然,前提是那个小傻逼逆鳞不能拦着我。

#兔子和熊#

1.有天北极熊把一只饿晕的兔子的捡回了家,好不容易让那只兔子醒过来了。兔子的第一句话是“我饿了,先生您有肉让我吃吗。”

2.北极熊其实挺嫌弃这只兔子的,因为兔子经常拿他的衣服来磨牙。“…。兔子你开门给我解释下我的衣服都经历了些什么。”于是兔子在门后面生动形象的告诉北极熊,他的衣服是如何被自己拿来磨牙的。当然那个星期兔子禁了一个星期的荤,素食里还没有胡萝卜。

3.每年兔子掉毛的时候,北极熊都不让兔子坐上沙发。为了沙发这个领域,他们俩闹了真的好久。后来,每次北极熊回家的时候,都可以看见一只兔子脸埋进沙发缝里,只露个尾巴出来。然后每次都是北极熊先生拽着兔子的尾巴把他揪出来的。兔子捂着尾巴发誓他再也不会理熊先生了,除非他给兔子吃肉,一顿不行,至少三顿。

4.有天兔子一只在盯着北极熊的爪子,正当熊先生以为兔子终于可以安生会儿了的时候,兔子一脸认真的问“熊先生。您觉得熊掌是清蒸好吃还是红烧了好吃,其实我感觉干煸也是很棒的”于是北极熊认为家里一个买一本《兔肉的二十一种烹饪方法》备着了。

5.兔子不明白为什么熊先生身为一只北极熊竟然要过中秋节,并且还买了一大堆的月饼回来。
“先生,五仁月饼您真的准备吃吗”
“还没吃过,尝尝看。”
“那我能相信您买的韭菜馅月饼是准备毒死我吗。”
“……。猜对了。”
一个挑事的微笑

6.这个兔子绝对是所有兔子中的一股清流,别人家的兔子软软萌萌的一小团,捧在手心里都要被萌化了。这只兔子趴在北极熊的爪子上在思考这怎么啃熊掌。别人家的兔子天天安安静静的吃素,这只兔子天天站在沙发上掐着腰理直气壮的说着“劳!资!要!吃!肉!”
想怼死一只兔子,什么方法最快。在线等,挺急的:)

7.北极熊对兔子的颜值一直十分的怀疑,因为他实在不能相信一只天天嚷嚷着要吃肉的兔子有什么好看的。直到上街出门的时候看见兔子被一群兔子追着的时候,北极熊才默默的说“…。只有我感觉这群兔子长的一样吗。”
“救命啊啊啊啊啊!!!”可怜的小家伙。北极熊先生笑的开心极了。

8.兔子最近学会了一项新技能,关门。啃了熊先生的衣服?往门后躲着。熊先生把《兔肉的二十一种做法》拿出来了?赶紧的跑门后啊。北极熊把门敲的哐哐响“开门兔子!开门!”
“不开不开我不开”
“……。”
“熊先生您带肉给我吃了吗,带肉了我再开门。让肉进来”
熊先生最近正在考虑怎么拆门可以不破坏美观。

9.兔子其实不挑食,素食也能吃下去,但是身为一只杂事的兔子,能吃肉就不吃素。有天刚刚称完体重的兔子一脸深沉的拍了拍北极熊,极其认真的说“熊先生,我准备撑死我自己了”北极熊愣了一会后特别开心的买了一大堆菜回来。
“总有刁熊准备害了朕!!!!!唔…这个是白萝卜啊啊啊!!!!!”

10.北极熊是个热爱学习的好熊,所以他经常会在午饭后看会书什么的。而这个时候,兔子就会在北极熊的旁边打瞌睡,每当这个时候北极熊就特别想嗷一嗓子“上帝啊!!这个兔子终于安静会了!但是能不能别挨我这么近!!!口水都要流到身上了!!!!!”嫌弃归嫌弃,北极熊还是没有把兔子移开,一次都没有。
“我只是看书太入迷忘记了他而已,我发誓。”

















和往常一样的上午,伊万还是坐在他的老地方看着书,所谓老地方其实不过是图书馆里一个比较偏僻的位置罢了。之所以坐在这儿,不仅是因为他的性子不喜热闹或是凑堆,更多的可能是因为那个斜前方的亚洲人。

‘这种寒冷的地方很少会有外国人的呢,尤其是那些在温暖地方的人’抱着这种想法伊万开始对这个面容姣好的亚洲人起了好奇,噢忘记说了,这是两年前的事。

而现在呢,伊万和之前最大的区别是有了一个奇怪的爱好,观察或者说是了解那个亚洲人。“他叫王耀,是来自中/国的留学生,不太喜欢过于热闹的地方,比如酒吧。有很多的弟弟妹妹,看起来很小其实大我一届,虽然留着短马尾但是性格完全不娘,讨厌被认成是女生。生气的时候会有‘阿鲁’的口癖,喜欢吃也喜欢钱,但是秉承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当然随着了解的深入,伊万也发现了一个让自己非常不愿意承认的事实,自己似乎喜欢王耀。

第一次发现是因为隔壁的那个“死胖子”阿尔,一个挺不错的美国小伙就是可惜双方都看不顺眼对方。“嘿北极熊,你这么关心那个什么王耀,是不是喜欢他啊”最后肯定是他们俩互掐着结束了这场对话,之后当然是马修一脸无奈的把阿尔拖走的。“他们俩的感情可真好”伊万看着他们突然这么想着。

北极熊一般不会等着猎物自己乖乖的送上门来的,他们似乎更倾向于主动出击,在面对自己感兴趣的猎物时更是如此。于是伊万开始了想方设法的制造自己和王耀的“偶遇”。虽然伊万认为“英雄救美”会更好一些,但是这样的机会实在是少的可怕,噢对,除了王耀会因为一些不可描述的问题而撞到东西或者是摔倒。

有天伊万鼓足了勇气约了王耀晚上去吃饭,他想告诉王耀自己喜欢他,就算他们都是男的也无所谓了。不过正当他满心欢喜的赴约的时候,他看到了自己的耀正在和另一个男的勾肩搭背,十分亲密的样子。伊万很生气,生气到已经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了。之后就什么都想不起来了,因为回过神的时候,自己已经在家了。

不过,好像很久没有看见耀了呢。伊万转着笔心不在焉的看着王耀以往的座位。是去哪里了呢?以前也没有这样的啊。和王耀一起不见的还有那条自己最喜欢的围巾,想着王耀今天也有可能不来的伊万干脆直接回了家。“奇怪,它会去哪里呢……”伊万一边翻找着一边喃喃自语着。

几声敲门的响动打断了伊万寻找的动作“会是谁呢”伊万带着点疑惑的开了门,门后的警察看了他一眼后开口询问道“请问你是布拉金斯基先生吗”伊万依旧疑惑的回应着“嗯,我是”警察迅速把一副手铐铐住伊万的手“那么就没错了,先生。”

伊万明显十分不悦的晃晃手铐“请问我做错了什么吗”警察将一个透明的袋子放到了他的面前,里面装的是自己的那条围巾。他狐疑的看了眼警察后将围巾翻到了背面。上面是触目惊心的血迹,几乎占据了人的所有视线。

这,这些都是什么。。那时候到底发生了什么,这些血是谁的,我完全不记得啊。伊万无声的张了张嘴看着这些警察。“你还没有想起来吗伊万先生”一个警察明显带着不屑的语气说着“你杀人了。”

“啊,我想起来了,是我,是我亲手杀死的他”伊万喃喃的说道,并且伸手抱住了自己的头。那天自己因为吃醋或者说是嫉妒呢,自己亲手杀死了自己的爱人。

“是我亲手杀死的他……”















“不乖的孩子,果然还是应该消失掉的呢~♪”








#论金钱组的在校生活(2)#

经过那件事之后,王耀和阿尔双双升为课代表,但是他们这个课代表和别的不同,因为这个老师的办公室在一楼,但是他们的教室却在四楼。每次他们抱着一大堆作业上楼梯的时候,相信他们的内心一定是十分精彩的。

这次王耀比阿尔早了一些到办公室里,王耀想着“反正一会还能碰见的”于是就把所有的作业抱走了,刚准备上楼的时候正巧和阿尔打了个照面。“阿尔你来的正好!一人一半抱到楼上去吧”

阿尔看了眼比王耀还高一头的作业后,转身马上就跑走了,一边跑还一边大声的喊到“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王耀你来追我啊!追到我!hero就帮你抱作业呀!”

“……。死胖子你给我等着!!!!!”

今天的学校生活也是依然的和平宁静呢(。)

论金钱组在校的日常生活

王耀小时候其实是个面瘫,至于原因嘛……你试试到另一个语言不通的国家去试试啊!更可怕的还不是这个,那个国家里,除了m记这样的快餐外,几乎就没有餐厅了。可想而知那时候的王耀有多受罪了。

这些情况以至于到之后上课的时候王耀依然是副不爽的样子。他的同桌是个美国的小伙子,天天吵吵着“我是世界的hero!”这样的话,当然王耀并没有把他放在心上,名字?好像叫什么阿尔弗雷德的来着。

阿尔看见王耀一脸不爽的时候,哈哈哈的大笑着,因为他可没有见过王耀其他的表情。当然换回来的是脑袋顶上的一个包。安生下来后他就本着“hero是万能的!”这个想法开始绞尽脑汁的想怎么让王耀开心的笑起来。

这时候黑板前的老师正好说道“如果有人不小心踩到你的时候,不要急着和他吵起来,笑着说声没关系就可以了”

听到这儿阿尔马上就“不小心”的踩上了王耀的脚,正当王耀准备给阿尔加一个字典buff的时候,阿尔潇洒的甩了甩自己的头发,帅气的说“没关系就不用了,耀你给我笑一个就可以了”

论如何虐个苏厨_(:D)∠)_

“呼……”早就有些体力不支的伊利亚靠着墙慢慢的坐下,他勉强的勾起一个自嘲的笑容看着向自己走来的那人说道“我亲爱的万尼亚终于来看我了吗,真是让我感动呀。”伊万用着万年不变的笑容回应着“总要来看您最后一面不是吗”

伊利亚撑起自己的身体扫视着四周,良久叹了口气“看不到你意气风发的样子真是可惜。噢,这儿的一切似乎都要是你的了”正当伊利亚还要说些什么的时候,伊万冷冷的打断了他“您说的很对,我拿走了这儿的一切,但我不会像您一样的。”说完转身离开了这座属于伊利亚的屋子

‘它马上就要是我的了’伊万这么想着

“嘿我亲爱的老大哥,我想我并不需要您的心脏。您死在了这条路上,可我并不会,我可不会傻到走上您的道路”伊万收起了笑容将那颗心脏扔到了深渊。

从那刻起,俄/罗/斯取代了苏/联。嗯?伊利亚最后怎么样了?哈,谁还会去关心这些呢。除了王耀,其他人都在开心的迎接伊万的到来 除了王耀。

我和他的不同的,伊万看着那个深渊这么想着,那个苏维埃已经走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