殊久鲤

做自己想做的事,爱自己想爱的人,写自己喜欢的话。但放眼望这五千年华夏,又有几人能活的如此逍遥。

闪咕哒♂

※是太饿了于是自割腿肉
※不是很好吃


已经连续好几天可以在少年的身上闻到那股气味了,是跟在森林中一样的,令人舒服的味道。更为贤明的王在工作的时候难得的出神了,原因是在他旁边拿着平板的御主身上的味道刚刚和自己一样从特异点归来的少年,就算是仔细的沐浴过后,也依然能在浓郁的香波的气味中找到那种味道,但是,不令人讨厌就是了。王者轻啧一声,这个认识让他不由得烦躁了起来。

“怎么了王,果然还是太辛苦了吧,刚刚从训练场回来就继续看资料什么的,就算是英灵也不能这个样子啊。好啦好啦,现在已经很晚了,已经可以乖乖睡觉了吧”少年无奈的叹口气,用双臂将自己撑起来,准备伸手去将人手里的文件拿出来。

味道更浓了,像是已经身在森林了一样。红瞳带着些危险的眯了起来,嘴角却带着和平常一样有几分嘲讽意味的笑。“呵,休息什么的还早的很,倒是你,困倦的话也不是不可以在此休息,本王予你在身旁休息的殊荣。”说完越过少年伸过来够他文件的胳膊,将少年的脖颈揽过来,强迫性的让他趴在自己的身旁,强硬的造就出来在外人严眼里一副暧昧的样子。

虽然另一位当事人完全没有这个自觉就是了

立香凭借着自己某种过人的能力,完全无视掉了身旁人的意思,不屈不挠的再次伸手准备让他也休息。“要是王不睡觉的话我干脆也陪着王好了,啊啊,真的是。就算是英灵也需要休息的吧,梅林跟安徒生老师已经让我深刻检讨这个问题了,而且我真的不想再去冥界把王给拉回来了啊!”

本来还在躲避着立香“袭击”的王在听到这话后停下了动作,任由立香倒在了他的身上。“杂种,你刚刚说什么。”

‘完蛋了’这是倒在王身上的少年用脸着陆,在王肌肉线条完美的腹肌上时的唯一想法。虽然是在特异点时的意外,不过过劳死这个概念已经严重的吓到了少年的心灵,严重到已经会给孔明跟梅林放双休的程度。所以在这种时候他更为担心这位王再到冥界去逛一圈,尤其的。但担心归担心,在王的面前公然提起并不是很愉快的往事,也不是什么好事情。

“我……我是说王太辛苦了我会由于良心的不安而睡不着觉的,所以拜托王跟我一起休息!拜托了!!”已经有了很快的应急反应,在这种事情上,应急反应的好坏可是能够决定生死的。金发的王者稍微的有些恼怒的轻哼一声,语气里依旧是慢慢的傲慢“噢,仅仅是人类竟然还想要跟王共寝吗。哈哈哈哈哈哈哈,很胆大嘛杂种。”吉尔伽美什伏下身,用手指挑起少年的下巴。饶是迟钝的少年也反应过来这个姿势的暧昧,迟来的害羞很好的取悦了这个本质还是恶趣味的王。

“想要催促本王去歇息吗,那就拿出些诚意吧,立香。”

评论(7)

热度(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