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自己想做的事,爱自己想爱的人,写自己喜欢的话。放眼望这五千年华夏,又有几人能活的如此逍遥。

#黯耀#

#人格失控#
王耀现在非常的讨厌镜子,因为他总感觉镜子里的自己怪怪的,但是却说不上来,“大概是这一段太累了吧,不看镜子就好了”他总是这么安慰着自己

但是他渐渐的发现问题似乎越来越大了,他的心底总会时不时的有另一个声音在叫嚣着,宛如野兽一样,不受控制,并且没有理智可言。每当王耀试着安静下来与他对话的时候,总会被人或者其他事情打扰。他到底是谁这个问题,总让王耀身心俱疲,他想自己可能永远都不知道那人到底是谁了。

一天王耀起来的时候,看到床边的衣服凌乱不堪的放成一堆,他皱了皱眉头“昨天晚上没有正好衣服就去睡了吗”

‘嘿耀,你想试试放肆一回吗’一个声音突然的出现在王耀的脑海里

王耀开始警觉起来“你是谁”

‘另一个你,而已’

这时候王耀感觉到了事情的不对劲,周五的时候他去看了心理医生,做完一系列繁琐又枯燥的问答之后,那个所谓的医生翻看了会资料后说道“请先生在三周后来领你的诊断证明”

“嗯好”

隔天,王耀在新闻上看到了一件杀人案的报道“现在的人啊,一言不合就捅人”

‘难道你不想捅了那个天天拖扣工资的死胖子吗?我亲爱的耀’
“你到底是谁!”
‘嘿。别激动,我说了,我是另一个你而已’
王耀端起茶杯故作镇定的说道“我并不想杀了他,因为你知道的,如果杀了他的话,我以后就没有工资了,哪怕是一点点”
‘你真是个老狐狸’
“彼此彼此”

过了几天,又是一件杀人案,同样的手法 同样的时间。王耀不由得感到了一股寒风吹过
“是你干的吗”
‘怎么说’
“直觉”
‘警察可不相信直觉’
“……。你没有名字吗”
‘我说了我是另一个你,你是耀,那么我就是黯。王黯,我的名字’

再然后,杀人案发生的越来越频繁,而王耀记忆的空白也越来越大。
“到底是不是你干的”
‘亲爱的耀,证据呢’
“我相信你是不会留下证据的”
‘你要知道栽赃不是个好习惯’
“我只是怀疑你而已”
‘那么你就是在怀疑你自己’
“我说不过你”
‘一直都是’

隔天王耀醒来就是在警察局里了,被人指控说是凶手,他并没有很惊慌,一点也没有。
‘今天是星期几’
警察看了看他说道“周五”
“王耀”勾起嘴角微微笑了笑,用着谁也听不清的声音低语道
‘今天离你去那个诊所,刚好三个星期’

        诊断证明
姓名:王耀
症状:暂时性失忆,并伴有严重的报复社会心向
诊断结果:人格分裂
治疗意见:立即隔离




我说了,他们找不到证据的
因为,我可是另一个你呀
亲爱的耀

评论(4)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