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自己想做的事,爱自己想爱的人,写自己喜欢的话。放眼望这五千年华夏,又有几人能活的如此逍遥。

耀和你

你家的院子旁有一棵树,很大很大的树,小时候你的父母就摸着你的脑袋说道“这颗树啊,可是从很久以前都在这里的,它可是一直守着我们家的树”
你的眼睛睁得大大的,很好奇的看着这颗树,哦不,准确点来说,是坐在树枝上的青年,他温柔的笑笑并且朝你挥挥手,而你却吓的落荒而逃,那个青年似乎也很惊讶你可以看到他,尔后摸了摸自己的脸无奈又奇怪的说道“我长的很吓人吗……”

当你三四岁的时候,有天下雨,你就在雨里静静的站着,没有撑伞,没有雨衣。这时那个树枝上的青年悄悄的走到你的旁边,蹲下来与你保持在同一平面上,柔声道“小家伙为什么不去躲雨呢?”而你这次出奇的没有害怕这个青年,睁着大大的眼睛奶声奶气的说道“大家都在躲雨,雨不会伤心吗?”青年听到这话有些惊讶,起身牵起你的手“小家伙,雨会不会伤心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如果你还继续在雨里,你可就会感冒了”而你也十分应景的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他看着你哭笑不得的轻轻敲了下你的脑袋“小家伙下次还敢不敢了,嗯?”你牵着他的手好奇的看着他“我应该怎么叫你呢?”“我?我叫王耀,你可以叫我先生”他私心的给你了一个很久以前的称呼。

等你上了小学,你就经常和你的朋友在树下玩耍了,而他依然坐在树枝上笑眯眯的看着你们玩耍,不过他可不会那么安生的坐着,当你快摔倒的时候总会扶上一个树枝,当你被那些个小霸王欺负的时候,总会有几片落叶不偏不倚的呼到那些人的脸上。之后你蹦蹦跳跳的跑到他面前开心的说“先生你好厉害啊!”他摸摸鼻头有些不好意思任你撒娇了

你上了中学,你出落的愈发美丽,每次放学要么是有些家伙在偷偷的跟着你,要么是一大堆的粉色信笺在你手里或包中,青年一脸不爽的看着你手里的情书然后一阵风过来,信全部飞扬在空中了,你又好气又好笑的看着这个孩子气的家伙,那人却无赖似的撇撇嘴,“先生——”你故意拉长尾声“啊我知道了啦!”语气突然一软“下次不会了阿鲁”

“先生先生!先生你瞧!我考上我之前说的那个大学了先生!”苦读多年的你,终于领到了通知书,第一反应不是给自己的父母而是献宝似的把这薄薄的一纸摊开到这个青年的眼前,而他眉眼含笑的看着你,鼓励似的揉揉你的脑袋“我就知道你这丫头肯定可以的”

待你学成归来,他却不见了,家里的大人们说是要修路,把树移走了。“一棵树而已,没关系的,不要伤心了”一棵树……对啊,对他们来说,只是一棵树而已啊。

可你找寻了所有的地方,都没有见到先生的身影了……

先生,你在哪里。我好想你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