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自己想做的事,爱自己想爱的人,写自己喜欢的话。放眼望这五千年华夏,又有几人能活的如此逍遥。

龙和逆鳞

龙有逆鳞,一触即死。

每一条龙都会有一个逆鳞,那是龙最为脆弱的一个部分,它会小心翼翼的将那个鳞片藏起来,不让任何人知道,不让任何的人触碰。

我是一条刚刚成年并且才学会化形的龙,我也有逆鳞,它在左手的手腕处,或许是因为逆鳞的位置,我讨厌别人碰我,谁都很讨厌。 我没有感觉有什么奇怪或者是不舒服的地方,我是龙,我习惯甚至可以说我喜欢独来独往,直到我碰见了他。

我不管他是人类还是其他的什么,我只知道我喜欢他,我第一次这么想要去和那个人说话,甚至是牵手,当然我也的确这么干了。呃……但是他牵的是我左手,后面也确实不小心的碰到了我那个该死的鳞片。
“撒开你的手,你这种蝼蚁有什么资格碰吾”[不!不是这样的!!我不是这个意思!]
“嘿?发生了什么?刚刚不是还好好的吗?”
“吾说,撒开你的手,真脏。”我皱着眉头看着他的脸,然后我用我攻击了他,巨大的火焰几乎要将他吞噬的干干净净,他吓的一下子坐在了地上。我收回火焰“滚。”

他带着厌恶并且恐惧的眼神走了。我一个人哦不,我一个龙呆呆的站在那里,盯着那个幽幽发光的鳞片发呆。[全都是这个东西害的][为什么我要有两片这种东西][为什么要这样][都是它的错][毁掉就好了吧][对呀毁掉就好了]

我盯着手腕处的鳞片愣了会,然后我将它拔了下来。很疼,疼到我的眼泪都出来了,血止不住的流,和一个小小的小溪一样。好疼,真的好疼。但是我很开心。[这样就可以和他牵手了吧]我很开心。

我顾不上止血,我穿上那个最喜欢的白色裙子跑去小镇找他。他搂着一个姑娘笑的很开心,见到我的时候他瞬间的生气了起来
“哟,您这种大人物还来这儿干什么,我可配不上您这样厉害的家伙”
“不,我,我那天不是故意这样的”我有些紧张的抓住了裙摆,但是血流的更快了
“哈哈,您可真有趣儿。哥几个,这龙,可是能卖上一个好价钱的。”

我看着他的眼睛,我感觉,我的心也好疼。裙子上的一大摊血迹已经成了暗红色,我讨厌血的味道,难闻。我看着那群贪婪的人们一步步的朝我走过来,我握紧了手里的鳞片。

好疼。这是我唯一可以感受到的东西了,眼睛被水模糊了,到处都是血。我杀了他们吗,无所谓了,我是龙,龙不会伤心的,我可是条龙啊。

这时候突然传来了鼓掌的声音。[是……人类吗。]
“想不到您的力量和血液已经这么厉害了,几滴血就可以让我化成人形了。”
噢,不是啊。我转过身准备走。
“您准备去哪儿,我跟着您如何!”
我没有说话。
“嗨呀——多个人说说话总是好的吗!”
他好烦。
“那就当您是默认咯~”

不想说话,好累,好疼,我是不是要死掉了。

他走过来,小心的擦干净我脸上的血和水,他说那个叫眼泪,我哭了。开什么玩笑,我这么可能会哭。

后来,他让我换了身衣服去镇子上。我的左手手腕有一个很丑的疤,那个地方以前是我的逆鳞。现在它不见了,我把它拔了下来。

这时候有几个人围在那个男人的身边,我皱了皱眉头。突然有人拉住了他的衣领
“你们放开这家伙,乳臭未干的渣浑们还好意思欺负人。”[嗯?我为什么要帮他]
“哈?小妮儿你是不是想让爷几个好好疼爱疼爱你呀”真丑。
我在心里下了结论,一团火在为首的那个人脚边看他惊慌失措的样子我笑了起来。
“三秒钟,滚不滚。”
他们跑了,他笑着在旁边看着

“麻烦你了呀”笑眯眯的样子真欠打
“没什么,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出手了”
“我知道呀。”还是一副老狐狸的样子
“那就说”
“因为我可是你的一部分哦”
“……。???”
“嗨呀真笨。我呀,可是你的逆鳞哦,要不然你可活不了这么久。”
“……。”

救命,我的逆鳞成精了




















后来我和同族的朋友聊天的时候突然认真的问到
“你的逆鳞,能成精吗”

她一口水就全喷在了我的脸上,我想我可能不用留她了。

当然,前提是那个小傻逼逆鳞不能拦着我。

评论(1)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