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自己想做的事,爱自己想爱的人,写自己喜欢的话。放眼望这五千年华夏,又有几人能活的如此逍遥。

一段试笔

国家体的生命可以说是漫长的看不见尽头的,当然,也同样可以只有短短的数十年,更有甚者可能会连普通人的医生都不到就会悄无声息的消失在这个奇妙的世界中,就算这个世界上留下了或多或少的印记;他们可以在与其他“人”的交往中寻求自己与他人利益的平衡点,也同样会不知不觉间成为历史书上的一个名词。

  王耀这一段的心情一直都不是太好先不提远的,单就自己这一片的事情就够烦上好一阵子的了。王耀难得在这空闲的时间里翻阅起来这刚刚到手的资料,正当他看到第二页的时候,座机的铃声打破了他的空闲时光。被这铃声打断就意味着难得的休息时光要结束了,王耀一把抓起话筒,听到一半就对着话筒那头没好气的说:“那就让他等着,对,没听错,等着!天天搞出一堆的破事还不能让他吃点苦头了对吧,放心我自己知道分寸。对,让,他,等,着。”带着赌气的成分,王耀挂断了电话,合上自己的文件夹叹口气,推开门走向会客室。

  “耀,你可真是让我等了好一阵子,难不成你就是这么无情的对待你亲密的伙伴的吗。”故意拖长的尾音和带着点别的意味的话让王耀的心里冒出了一簇无名的小火苗。不得不承认,伊万总是能非常轻易的撩拨起王耀的情绪,不管是愤怒还是,情欲。

 “伊万·布拉金斯基!你还当你是个孩子吗,嗯?你以为你可以像人类的小孩那样用撒娇或者是其他的什么无赖的手段来解决问题吗!”王耀怒气冲冲的把手里的文件夹狠狠的拍在桌子上发出清脆的声响,这在空旷的会客室中,显得格外的刺耳。“这么的紧张干什么,你知道的,没人敢把我怎么样。”被称作是伊万·布拉金斯基的俄罗斯小伙子一脸无所谓的耸耸肩,与王耀不同。他一点也没有把自己的所作所为看作是挑衅,或者说,他原本的目的就是这样。

  “……你知道个屁。”王耀几乎是从牙缝里把这句话挤出来的。他已经在这个世界上摸爬滚打五千年了,任何对自己的实力没有准确的认识就狂妄自大或者对敌人的情报有任何一点不了解的话,都会从高处狠狠的被敌人,或者是这个世界的法则所击落,王耀明白,这个准则对任何的生命都是有用的,包括国家体自己。王耀带着怒气起身,他带着那种东方古国所特有的,第一无二的气势走进伊万。这突然的举动似乎是把伊万镇住了,他愣愣的看着王耀走进自己,他看见王耀的嘴一张一合的,应该是在说些什么,都是他脑子里乱哄哄的,什么也听不见。

  王耀看见伊万的神情往后退了几步,好让伊万有一些喘息的时间,他拉过来一把椅子坐了下来,就在伊万的附近。“咳,别这么的激动,冷静一下我亲爱的,冷静。”回过神来伊万似乎是想掩盖什么一样的轻咳一声,然后他拉过王耀左侧的椅子坐在了王耀的旁边

  王耀对他的安抚并不放在心上,甚至还带上了几分嘲讽的轻笑出声:“嗤,我看不冷静的是你才对,放轻松,我可没有吃了你的打算。”

  “可你的举动比吃了我还要吓人些。”伊万也找回来了平日里跟王耀相处时候的语气,整理了一下自己袖口处的纽扣抱怨似的说着。王耀抬起手敲了敲桌子:“好了,回到正题。伊万,你到底是准备干什么。”伊万似乎也学会了王耀平日里的动作,他用手支着下巴,挂着和平日里一样的笑容说着:“我吗?万尼亚的目的很单纯呀,整死琼斯。”说道最后四个字的时候,伊万脸上的笑容消失了,屋子里的温度似乎也应景的下降了些许。王耀抿口茶,看都没有看伊万就扔下了句:“少来,都知道这是不可能的。至少现在来说,是不可能。”

  “不是耀你先问万尼亚目的的嘛。”俄罗斯小伙子为了证明自己的无辜甚至还用上了那个他很少对着别人脱口而出的自称。

   “唉知道了知道了。”王耀揉了揉眉心无奈的说着。“你们俩要是哪天不互掐就里世界末日不远了。”

   王耀是个温和的人,几乎所有和王耀接触过的人都会对他有这样的一个评价。古时公子们的温文尔雅在他的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那是一种和英国绅士不同的礼貌,王耀的礼貌中带上了独属于自己的东西。而五千多年岁月的洗礼也带给他了一些礼物,可靠,那是一种很难以言说的感觉,大抵是安全感吧,伊万盯着王耀的眼睛这么想着。

  “说吧,今天找我过来有什么事”精明的老狐狸可不会这么轻易的相信这个俄罗斯小伙子会大老远的跑过来就是为了听自己来训他的。“先说好,你知道我原则的。”

  “дорогая(亲爱的)我是真的非常的想念你。”伊万盯着王耀的眼睛,认真的说着。王耀却像是习以为常了一样毫不客气的下了“驱逐令”:“现在你人也见到了,可以乖乖回去处理文件了吧,我相信你在不回去的话,你的文件绝对可以把你给淹没的”

  “诶——耀你都不心疼一下万尼亚!”  

  “心疼心疼,我可心疼了。你还有40分钟的时间可以赶上下一趟飞去俄罗斯的飞机”













我们承载着无法被人理解的苦痛

我们背负着无法被人知晓的悲伤

我们曾是亲密无间的战友

我们也曾无数的想置对方于死地

我们心照不宣的交往着

我们都清楚自己的原则

我们都明白自己的地位

我们采用最温和的手段

只期望在不久的将来

或是遥远的未来

我们不要站在彼此的对立面上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