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自己想做的事,爱自己想爱的人,写自己喜欢的话。放眼望这五千年华夏,又有几人能活的如此逍遥。

这里是迦勒底,是拯救人理的最后希望。我的职责?大概就是跟“身负最后希望的救世主”一样的存在吧。嗯,这么一说确实是蛮中二的……嘛,管他呢,总之,我确实是这样的存在啦,虽然确实是弱的要死。

好啦,必须承认,我身为迦勒底最后的一位御主,我就算是硬着头皮也要去清理特异点了。

“呼啊……这里真的能住人吗玛修。”看不见太阳的天空,空气里散发着血液的味道,忍不住用手扇了扇想要把这让人难受的味道驱散一些。

“我想,大概把圣杯回收了就会好一点了吧。”玛修盯着四周下了这样的一个结论。圣杯啊……真是麻烦的事情啊。

挠挠头只好强忍着生理上对血液的不适来进行圣杯的回收。

“御主!请下指示!”玛修有些吃力的在我的面前用比自己还要高的盾来进行对敌方攻击的抵挡

深吸一口气,像是下了什么决心一样的说着“玛修,这是最后一战了,就不要再有顾虑了,上吧!”


评论